爽约144天 锦州银行交出惨淡业绩报 港股

2019-09-09 08:26 阅读 / 来源 / 未知

  在2018年年报“爽约”144天后,锦州银行交出了预亏40亿-50亿元的惨淡答卷。8月20日,锦州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预期2018年将净亏损约40亿-50亿元,同时预计2019年上半年将净亏损约5亿-10亿元。在业绩报告屡屡延期、核数师“出走”等一系列风波后,锦州银行迎来央行信用增进、3家战略性投资者入股等“救助”。在分析人士看来,在风险集中处置之后,锦州银行的存续危机可能会暂时得到化解,但是若要摆脱困局,迎来由衰转盛转折点,还需要更多努力。

  业绩急刹

  2018年预亏40亿-50亿元

  锦州银行2018年业绩披露迎来重大进展,据锦州银行8月20日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根据董事会当前可得资料,锦州银行预期对比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录得净利润约人民币90亿元,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50亿元;对比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6个月录得净利润约人民币43.4亿元,2019年上半年将录得净亏损约5亿-10亿元。锦州银行还在公告中透露,正在落实2018年度业绩及2019年中期业绩。

  对于亏损原因,锦州银行在公告中称,主要由于(其中包括)该行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及该行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公开资料显示,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1月,由辽宁省锦州市15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联社整体改制而成,并于2015年12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在过去的数年间,锦州银行业绩一直维持高速增长,据测算,2013-2017年的五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1倍。直到2018年半年报时,该行1-6月实现净利润规模还高达43.4亿元,同比增长7.7%。

  而这样的“风光”在今年3月底戛然而止。原定于3月29日公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而延迟刊发。5月14日,锦州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6月底,锦州银行发布公告表示,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刊发2018年度业绩。伴随着业绩报告的难产,锦州银行股票也长期处于停牌状态。

  市场对于锦州银行业绩滑坡的情况早有预判。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市场传言锦州银行也要被托管,后来确认引进战投,再到现在发布亏损信息,说明锦州银行清楚自身的情况,实际进行了重组。至于计提巨额损失,一方面反映经营中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后续工作留下空间。

  针对亏损加大的具体情况以及未来的改善措施,北京商报记者向锦州银行相关人士进行采访,该人士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

  援兵就位

  高管团队“换血”

  自2018年业绩报告延期的3月29日开始算起,锦州银行已经度过了144天的“难熬”日子。5月底,该行的核数师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及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辞任,锦州银行董事会决定委任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为该行新任核数师,以填补辞任后的空缺。5月24日,央行宣布对包商银行进行接管后,中小银行风险问题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同业存单遇冷。在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会议研究维护同业业务稳定工作后,6月11日锦州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成为首个获得央行信用增进的案例。

  虽然获得央行信用增进,但年报依旧难产、股票继续停牌的困境仍未摆脱,对锦州银行来说,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是一个化解风险的重要机会。7月25日,锦州银行就在其官网发布情况说明称,目前业务经营总体正常,该行董事会及部分大股东正在与多家有意愿的、有实力的机构接触,洽谈引进战略投资者事宜。

  仅仅几天后,7月28日,锦州银行正式宣布引进战略投资者,该行宣布已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投资”)、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投资”)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据该行消息,该行已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该行内资股分别占该行已发行总普通股股份的10.82%及6.49%。

  从股权结构来看,据该行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锦州银行的前五大内资股东分别为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持股4.68%)、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持股3.92%)、银川宝塔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持股3.69%)、锦程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15%)、青州泰和矿业有限公司(持股2.65%),且没有一家股东持股比例高于5%。工商银行和信达投资此次分别受让锦州银行10.82%、6.49%股份后,或将成为该行第一大、第二大股东。

  在战略投资者援兵就位后,锦州银行高管团队迎来一波“大换血”。8月5日,据辽宁银保监局网站显示,辽宁银保监局已于8月2日根据《中国银保监会中资商业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等有关规定,分别批复同意郭文峰、康军、杨卫华、余军担任锦州银行行长、副行长、副行长、首席财务官的任职资格。上述锦州银行的新领导班子成员均来自工商银行和信达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郭文峰、康军、杨卫华、余军此前分别担任工商银行辽宁分行副行长、工商银行辽宁沈阳分行副行长、信达资产辽宁分公司副总经理、工商银行安徽马鞍山分行副行长。锦州银行原行长为刘泓,自2016年9月担任锦州银行行长,此前,刘泓因个人健康原因辞任该行职务,辞职后,仍继续担任该行非执行董事,并继续履行其董事职责。

  对3家战略投资者入驻锦州银行的举措,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小银行出现阶段性的流动性困难的情况下,由一些政策性的大行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接管相对实力较弱的银行,有助于改善市场信用不均衡的状况。

  危机解除

  长期仍面临严峻挑战

  作为上市银行,锦州银行此次风险暴露也实属罕见,而中小银行的流动性也已成为监管关注的重点,在风险加速出清、新领导班子走马上任、战略投资者“白衣骑士”引进到位的情况下,锦州银行未来的发展能不能走向正轨?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分析指出,在集中处置之后,锦州银行的存续危机可能会暂时得到化解,但是若要由衰转盛,还需要更多努力。

  王剑辉认为,账目上的调整毕竟是技术手段,真正还是靠银行的经营能力和长期发展的核心动力。银行的发展和当地的经济环境有相当高的密切程度和关联度,因此锦州银行仍面临长期严峻的挑战,领导班子和新股东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对区域性银行来说,区域性银行的发展还是要从思路、市场定位上得到根本的改变或者显著、系统性的提升。

  “对区域性中小银行来说,现在的流动性问题都是过去累积下来的问题导致的,例如以前年度业绩放量,对应的风控同步放松,就会为后续政策紧缩时业绩爆雷埋下伏笔。未来此类银行还是要妥善处置之前的风险资产,后续才能维持稳定。”廖鹤凯说道。

上一篇:北向资金今日净流入近20亿元 净买入格力电器4 下一篇:没有了
王中王心水高手论坛资料结果